<td id="chxrq"><ruby id="chxrq"></ruby></td>
    1. <pre id="chxrq"><del id="chxrq"></del></pre>

      <li id="chxrq"><ruby id="chxrq"></ruby></li>
    2. 張蘭的俏江南已成往事,但9.8億舊賬仍未了

        界面新聞記者 | 盧奕貝

        “被資本算計了?!?/p>

        3月18日晚間,在直播間高舉麻六記酸辣粉的張蘭,對其近期9.8億元人民幣的巨額欠債、美國公寓被拍賣、家族信托被擊穿等消息進行了回應。她以一貫的“蘭姐”姿態表示,“豬養肥了、狼就來了。(欠債)是CVC基金欠我的,我沒欠任何人,我怎么會向黑惡勢力低頭?”

        張蘭在直播間回應欠款

        距離辭去俏江南一切職務10年之久后,這位創始人仍在為過去買單。

        事情的緣由是,美國聯邦地區法院3月3日歸檔的一份判決書顯示,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mpany Limited(以下稱“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勝訴張蘭及其公司,張蘭位于紐約西53街20號39A公寓將被拍賣,所得款項歸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所有。判決書同時披露,張蘭在與CVC公司的多番訴訟中敗訴,共欠款項及利息1.4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9.8億元。

        甜蜜生活美食有限公司的實控主體為私募股權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以下簡稱“CVC”),為收購俏江南而設立。CVC得以獲取張蘭美國公寓的一個重要原因在于,這家公司抓住了她使用家族信托項下銀行賬戶內資金用于自身購房的漏洞。

        很顯然,張蘭在直播間里的一句“被資本算計了”無法解釋清楚事情的全貌。

        張蘭在2000年創立了俏江南品牌,曾中標2008年北京奧運會、成為唯一的中餐服務商,負責為8個奧運競賽場館提供餐飲服務,一時風頭無兩。2008年,鼎暉投資以2億元收購了俏江南10.53%股權,和張蘭簽下對賭協議,約定俏江南必須在2012年上市。

        但張蘭沒有料到,2011年沖刺A股、2012年沖刺港股均不成功。雪上加霜的是,與鼎暉簽訂的對賭協議要求張蘭高價回購股份,但彼時她無法履約,而CVC出現了。

        2014年4月,CVC以2.5億美元(約16億人民幣)收購俏江南投資有限公司82.7%的股權,剩余股權是張蘭持有13.8%、員工持股3.5%。

        屋漏偏逢連夜雨,行業洗牌加劇,俏江南自此一蹶不振,上市最終失敗。但CVC收購資金是向6家外資銀行貸款1.42億美元得來的,俏江南業績不振之下,CVC也無法按約定還貸。2019年4月,張蘭在仲裁官司中敗訴,被判決支付CVC基金1.4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8億元)及其利息。

        2015年3月,CVC向香港法院申請凍結張蘭私人財產,2015年6月,銀行團委托接管人保華公司接管了俏江南餐飲公司。

        自此,開啟了CVC與張蘭間長達8年的糾纏。張蘭指責CVC公司未經同意便將俏江南100%股權全部抵押,而CVC表示支付給俏江南的資金去向不明。

        2015年,CVC先后從香港及新加坡法院拿到了針對張蘭的財產凍結令;2019年4月,張蘭在仲裁官司中敗訴,被判決支付CVC基金1.42億美元及其利息。但此時,張蘭的資金已轉移至家族信托賬戶內。

        為了追討欠款,CVC盯上了張蘭在外海的家族信托,并成功將其擊破。

        張蘭的家族信托是在CVC入局后成立的。2014年6月,張蘭陸續從CVC公司用于收購俏江南的資金中拿出了1.42億美元,設立了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 Success Elegant Trading Limited (下文簡稱”SETL”),即其家族信托基金,托管人是中國臺灣的亞洲信托,受益人是汪小菲及其子女。

        家族信托是一種富人的財富管理方式,它的主要目的是“風險隔離”。

        具體的操作方法是,家族信托要求資產的所有權與收益權相分離,富人一旦把資產委托給信托公司打理,該資產的所有權就不再歸他本人,但相應的收益依然根據他的意愿收取和分配。

        離岸家族信托可以起到避免企業經營風險、婚姻風險而出現財富分割的問題,如果他離婚分割財產、意外死亡或債務追償,資金將獨立存在,不受影響。

        但要實現這一切,就需要確保信托財產的獨立性,委托人的權利邊界問題。而張蘭所委托的家族信托之所以能夠被CVC通過法院將“隔離層”擊破,就在于她家族信托下的財產實際權利人為委托人,而非托管人。

        換句話說,委托之后,張蘭仍然把家族信托當成自己的錢包在使用。

        她的官司輾轉經歷了中國香港、新加坡和美國法院,上述美國法院判決書便是衍生自新加坡高等法院。

        2022112日,新加坡高等法院在判決中明確了張蘭所設立的家族信托項下資金的實際權利人為張蘭,甜蜜生活公司作為張蘭的債權人有權對該等資金進行追索。

        新加坡高等法院的判決理由便包括:

      1、在家族信托成立后張蘭仍能用賬戶內資金買房;

      2、此前官司做出對張蘭的財產凍結令后,張蘭急于轉移家族信托內資金;

      3、張蘭代理人向家族信托資金所在銀行發郵件時提及有關銀行賬戶為張蘭所有。

        具體而言,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張蘭未明示原因,分兩次要求瑞士信貸銀行轉移300萬美元及300萬人民幣;2014年11月26日,德意志銀行賬戶有一筆資金轉出,而這筆支出正是用來購買張蘭在紐約的公寓。

        也就是說,法院認為張蘭的離岸家族信托被認定為其個人財產,從而失去了財產保全功能——其家族信托被擊穿,無法發揮信托的風險隔離功能。

        “家族信托本質上是一個合約,是委托人委托受托人去管理一定體量的資產(通常在1000萬以上),該資產會被放在一個托管賬戶,而賬戶是受監管的?!辟Y深金融管理從業者Markov Ma告訴界面新聞。因而張蘭使用家族信托資金會被CVC公司查出端倪,從而給予致命一擊。

        而上述判決顯示,目前其家族信托賬戶中仍有0.55億美元(約3.8億人民幣),在房產被執行后,此部分資產或亦將不保。


      伊人色色